中国优秀少儿报刊金奖

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推荐报纸

全国统一连续出版物号:CN13-0022

中国优秀少儿报刊金奖

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推荐报纸

全国统一连续出版物号:CN13-0022

您的位置:首页学前教育正文

天价幼儿园一路裸奔的暴利时代,或将终结

2018-11-21 14:50:08   来源:澎湃新闻网 责任编辑:张孝先

分享到:

国务院新规,上市公司不得投营利幼儿园,民办园禁上市,这一规定出台后,首先遭到暴击的是红黄蓝。

 

去年11月,红黄蓝因旗下幼儿园老师虐童,这家公司变得人尽皆知。而就新规发布后当晚,资本市场再次对红黄蓝施以暴击。

 

01 18亿蒸发,红黄蓝虐童疑云后遗症

 

11月15日晚间,受学前教育新规影响,在美国上市的红黄蓝,开盘直接崩盘,暴跌近60%,触发熔断,市值蒸发2.6亿美元(约18亿人民币)。

 

红黄蓝幼儿园事件警醒,中国在幼教上的欠账未来10年都不能补上!很遗憾,一家“幼儿园”就足以抵消掉这些城市几十年建设而来的美轮美奂,一夜之间把我们在某个点上打回原形。

 

中国的发展存在着严重的系统性短板,比如幼儿教育,事实上,这个短板早已暴露了。

 

中国教育市场化备受诟病,学前教育投入严重不足,“入园难”、“入园贵”的问题,在全国各地不同程度地存在,未能提供亿万家庭满意的教育。

 

类似红黄蓝虐童事件,这样全民公敌性的舆论靶子,如果没有监管的出台,幼教产业估计又是一个好了伤疤忘了痛的产业链...

 

02 备受诟病的天价幼儿园走向末路

 

此次国务院新规出台后,对天价幼儿园来说,末日已至。这一规定背后,实际上就是说,民办园的上市路已经被封死了,影响面有多大——7200亿市场,至少16万所民办园承压。

 

私立幼儿园和家教是所谓“上等人”的选择。红黄蓝之被称作天价幼儿园,营收来源主要包括学费、特许经营费、教育商品销售和培训等服务费。有学员家长指出,方庄红黄蓝国际班学费为6800元/月,也有家长指出甚至还有每月上万的天价学费。

 

天价幼儿园的暴利有多大,上海10所天价幼儿园,最贵一年近20万!北京天价幼儿园,年薪20万不够交学费!就算月薪过万,还是连一学期的幼儿园都撑不起!实际上幼教行业毛利率至少50%以上!

 

天价幼儿园的收费,的确让普通工薪族为之瞠目咋舌,权且不论幼儿园的教学方法和理念是否正确或被公众认同,仅仅一个费用已经让很多人失去了选择的机会。除了“天价幼儿园”之外,还有一些“贵族幼儿园”“特权幼儿园”。

 

教育行业出现“暴利”应进行规范,否则“天价”幼儿园只会越来越多,直到越来越多的人无法入园时,学前教育的发展,就走进了一个“死胡同”!

 

老百姓对幼儿园的支出就会越来越大,承受能力越来越小,现在的家长认为教育要从小抓起,而学前教育也没有替代品,这样社会矛盾就会进一步扩大。

 

一些地方幼儿园陆续曝出疑似“虐童”事件,引发广泛关注。虽属个案,但背后反映的深层次问题不能忽视,法治要厉行,监管要加强,师资要提升,幼托市场不能“野蛮生长”。

 

03 民办幼儿园的上市之路被封死了

 

《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》这一新政背后,是希望遏制民办幼儿园的过度逐利行为。

 

核心的一条是——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,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。

 

也就是说,民办幼儿园的上市之路首次遭到禁止。

 

教育行业爆发的问题层出不穷,但在资本的催化下,一个又一个的独角兽站了起来。而在经过一番在野蛮生长过后,新的政策正在重塑行业格局,市场和官方行政调控,正在搅动新一轮的市场洗牌。

 

国务院新规,针对民办幼儿园的财务乱象,是这样规定的,民办园应依法建立财务、会计和资产管理制度,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设置会计账簿,收取的费用应主要用于幼儿保教活动、改善办园条件和保障教职工待遇,每年依规向当地教育、民政或市场监管部门提交经审计的财务报告。

 

民办园的财务监管大幅加强,盈利能力将有所降低。

 

也就是说——社会资本不得通过兼并收购、受托经营、加盟连锁、利用可变利益实体、协议控制等方式控制国有资产或集体资产举办的幼儿园、非营利性幼儿园。

 

04 幼教暴利裸奔的时代或将终结

 

幼教行业的资本禁令,因何而来?

 

我们大家都知道,财政资金投入的缺乏,导致公立幼儿园的贫乏、幼师的良莠不齐。从目前来看,适龄儿童的学前教育与幼儿园缺失之间的严重矛盾,才是虐童案频发的关键。

 

但是,提高资金投入,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。有了九年义务教育,国家能否出台托幼或学前教育方面的福利政策?也许这,是最大的民心工程。

 

民办园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,那么已经上市的幼儿园该何去何从?

 

很明显,禁止民办幼儿园上市的政策,必然对民间资本进入学前教育造成重大影响。

 

民间资本一旦减少对学前教育的投入,国家财政就会加大学前教育的保障,这也就意味着普惠园会越来越普及。

 

国务院新规,力争扭转费用高昂的民办幼儿园,在所有幼儿园中占比较大的局面,希望将普惠性幼儿园的数量提上来,这是好事。

 

之前高价的幼儿园,可能还会存在但无疑将会沦为小众,普及园、普惠园,想通过幼儿教育的高价来赚钱获利,无疑将会成为一个不现实的事情。

 

05 国进民退须释放更多红利,填充市场短缺

 

我们知道,学前教育市场失灵,影响了公共性物品的普惠性,而市场失灵的主要原因,是与幼儿园准公共物品的特性不可分割的。

 

“入园难”、“入园贵”从经济学的角度看,是供给太少,也是需求过旺。我们不能抑制需求,解决的办法只能是增加供给。

 

由于政府在短期内,难以对学前教育大量追加投入,利用市场化机制引导民间资金,进入学前教育领域不失为一个有效办法。

 

它可以缓解幼儿教育资源供需的矛盾,满足家长和幼儿对学前教育不同层面的需要,保证部分幼儿的受教育权利,扩大幼儿接受学前教育的机会。

 

公益性较大的准公共物品,具有相当程度的公共性,因此接下来需要政府介入进行补偿和规制民办园,做大普惠园、普及园。

 

如果后续的相关公办普惠园、普及园补充跟不上,抑制民办幼儿园发展,则会出现更大的入园难问题,新政的初心是为民遏制天价幼儿园暴利,但是后续的公办平价幼儿园,你得及时跟上!

 

幼教市场的国进民退,需要释放更多公办幼儿园红利,以填充市场短缺。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,各幼儿园只有摆脱“低价、同质”的恶性竞争,有了自己的特色和核心竞争力,才能在市场上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

06 须警惕官方行政过度干预,遏制民间资本办学

 

实际上,创办特色幼儿园,是市场发展的必然要求。这里的特色不等于天价,天价也不等于可以提供好的教育服务。

 

优胜劣汰的市场法则,驱使无论官方的公立幼儿园还是民营幼儿园,都需要努力改善办园环境,提高教师素质和待遇,根据幼儿和家长的多样化需求优化资源配置,提升服务水准和质量水平。

 

那些不能适应市场要求的、经营管理不善的幼儿园,无论是民办的还是公办的,都应该被市场淘汰,这种市场优胜劣汰的结果,有助于中国学前教育优化结构,提高质量。

 

幼儿园短缺,提供的服务和教学质量不同质,不能自由地进入和退出,没有一个淘汰机制,只会催生比烂模式,过分的强调行政宏观调控,削弱市场这只手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,也是危险的!

 

我们反对天价幼儿园,但须警惕官方遏制民间资本办学!民办教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善举,但是,如果把办教育作为谋取私利的一种手段,把门槛设得太高,只为某个阶层服务,而把平民百姓的子女拒之门外,那么这样的高门槛办学将成为幼教之殇。

 

一些打着“贵族”旗号的私立幼儿园,既在“贵族”身上大开“杀戒”,又将“歧贫媚富”的病态心理演绎到了极致,严重伤害社会公平。

 

作为一个理性的观察者——南方传媒书院还是希望说几句公道话。民办幼儿园,从出生那天起,其实也具有“天然的”公益性,教育“天生的”公益性,绝不会因私人投资性质而发生改变。

 

学前教育或许不能够完全按照市场机制运作,政府有义务采取资助措施为孩子接受学前教育创造条件。然而,这并不意味着政府要为学前教育全部埋单,也不是说民办幼儿教育要一刀切,全部掐死,关门了事,这也不现实。

 

07 民办幼儿园作为有益补充,有存在合理性

 

从民办教育的市场逻辑看,采取标准化、守规矩的办学,是公办教育之外的合理补充,有其存在的必要性。

 

教育成本既可以由公共部门承担,也可以由私营部门承担。即使在政府提供的资金占主导地位的情况下,对学校的管理,既可以通过公共等级制度来实现,也可以由私人团体来进行。

 

就像一些由非政府组织创立,和经营的学校受到政府补贴时的情况一样,在这里关键的不是由谁提供,而是谁提供最有效率。

 

鼓励社会办园,这是改革开放以来的一项教育成果,不能因为类似红黄蓝这样的个别民办幼儿园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,而因噎废食。

 

砍去社会力量办学、办园,完全否定民办幼儿园的作用和贡献,民间社会办学之所以存在,也是因为公办幼教供应不足,才存在的,这一基本常识不该被计划经济思维的,行政过度干预轻易废弃或一刀切懒政治理所替代。

 

民办幼儿园作为有益补充,会不会重构教育起点的不公平呢?南方传媒书院认为,教育公平并非要消除教育差别,无差别的公平在教育现实中是不存在的,我们只能在历史进步与演化进程中进行过程调整,以求达到有内在差异的、尽可能的公平,给每一个人提供最大的机会。

 

有效改观幼儿园缺失、幼师素质低下的另一方面,则是开放市场,即由官方设立标准,公办带动民办,家长作为购买服务的一方,用脚投票。幼儿园的基数上升了,办园的质量才有可能获得提升。

我们要加大对幼儿园的投入和治理,但不是一刀切治理,遏制市场配置,一个国家的儿童如果没有未来,那么这个国家也没有未来。



声明:少年智力开发报网投稿、纠错联系方式:13833155505
邮箱:snzlkfbw@126.com

相关新闻

更多 >>